草木大状团队,企业的防火墙!

Hong Mian Intellectual Property,Corporate Firewall!

全国服务热线 4001660930
草木大状官方微信
草木大状>成功案例>行政诉讼案件>

广州市伟正木制品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南方益利安阻燃消防材料有限公司等二审行政判决书

2020-03-05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9)京行终1142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广州市伟正木制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镇。
法定代表人陈柏贤,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范锦清,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爱静,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南方益利安阻燃消防材料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龙华新区。
法定代表人刘佩珊,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杨梅,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申长雨,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银龙,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
上诉人广州市伟正木制品有限公司(简称伟正公司)因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京73行初53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1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9年3月13日,上诉人伟正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范锦清,被上诉人深圳市南方益利安阻燃消防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南方益利安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梅,原审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委托代理人刘银龙到本院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查明:
诉争商标系第11755885号“深辉伟业”商标(商标图样见附图),申请注册日为2012年11月16日,商标权人为南方益利安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9类的“木材、胶合板、建筑用木材、木地板、石膏板、瓷砖、非金属耐火建筑材料、非金属建筑材料、非金属建筑物、涂层(建筑材料)”,专用期限至2024年4月27日。
引证商标一系第3181608号“伟业牌”商标(商标图样见附图),申请注册日为2002年5月20日,商标权人为伟正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9类的“半成品木材、建筑用木材、胶合板、三合板、地板、木板材条、制模用木材、厚木板(建筑用)、木屑板”。经续展,该商标专用期限至2023年7月20日。
引证商标二系第4342002号“伟业WEIYETIMBER及图”商标(商标图样见附图),申请注册日为2004年11月2日,商标权人为伟正公司,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9类的“半成品木材、建筑用木材、胶合板、三合板、地板、木板材条、制膜用木材、厚木板(建筑用)、木屑板”。该商标专用期限至2027年12月27日。
2017年2月9日,伟正公司向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诉争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要理由为:1、“伟业”系列商标为申请人独创并最先使用;2、“伟业”系列商标经过伟正公司的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3、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4、南方益利安公司注册诉争商标具有明显的恶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5、诉争商标的注册及使用将造成消费者的误认和混淆,产生众多不良后果。综上,伟正公司请求对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伟正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伟正公司银行开户证明、税务登记证;2、伟正公司在先商标档案及注册证;3、伟正公司企业简介;4、伟正公司及引证商标所获荣誉;5、伟正公司企业获得资质;6、伟正公司购销合同及发票;7、引证商标广告宣传合同及宣传照片;8、引证商标被侵权情况;9、在先相关案件的裁定及法院判决书;10、其他证据等。
南方益利安公司的主要理由为:伟正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引证商标一、二具有极高知名度和影响力,也毫无证据证明南方益利安公司注册诉争商标具有主观恶意。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未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南方益利安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了以下主要证据:1、商标使用许可授权书及被授权人营业执照复印件;2、2014年-2017年购销合同及发票复印件;3、产品检验报告原件;4、产品包装照片复印件;5、李纪辉先生身份证明文件复印件。
2017年11月23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2017]第144233号《关于第11755885号“深辉伟业”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简称被诉裁定),认定:本案实体问题适用2001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01年商标法),程序问题适用2014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诉争商标系无其他构成要素的中文商标,整体以普通印刷字体形式表现。诉争商标完整包含引证商标一、二显著部分“伟业”,构成近似商标。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木材、胶合板、建筑用木材等商品,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半成品木材、建筑用木材、胶合板等商品的销售场所、消费对象基本相同,功能用途具有较大关联性,南方益利安公司与伟正公司同处于广东省,诉争商标若与引证商标一、二共存于上述商品上,易导致相关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的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诉争商标的注册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八项之规定。本案仅涉及诉争商标的注册使用是否损害伟正公司的特定民事权益,不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取得商标注册之情形。综上,伟正公司部分无效宣告理由成立。依照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2014年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和第四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在原审诉讼程序中,南方益利安公司补充提交了部分包括“伟业”文字的企业名称查询结果、19类商品上部分包括“伟业”文字的商标查询结果,用以证明“伟业”文字是商业领域通常被用作字号或商标的文字,属于通用文字,缺乏显著性,不应得到宽泛保护。
南方益利安公司在原审庭审中明确认可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分别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由汉字“深辉伟业”构成。引证商标一由汉字“伟业牌”构成。引证商标二由汉字“伟业”、拼音及英文组合“WEIYETIMBER”及树木图形组成。“伟业”一词含义为“伟大的功业”,被广泛用于企业字号及商标中作为后缀,寓意事业取得巨大成功,本身识别性较弱。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虽然均包含汉字“伟业”,但诉争商标中“深辉”二字显著性明显高于“伟业”,消费者在隔离比对时识别注意力主要在于“深辉”二字,不易与两引证商标混淆,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不应认定为近似商标。南方益利安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诉争商标在获准注册后已投入实际使用,并于2018年获评中国中轻产品质量保障中心“中国著名品牌”和“中国3.15诚信企业”等荣誉,已具有较高知名度,与两引证商标形成了稳定的市场格局。因此,即使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并存,亦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未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诉决定对此认定有误,予以纠正。综上,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一、撤销被诉裁定;二、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伟正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其主要上诉理由:一、“伟业”系列商标系伟正公司独创并最先使用,原审法院认定该商标识别性低没有依据;二、引证商标经过伟正公司的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具有了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三、原审法院认定混淆可能性时未考虑引证商标的知名度;四、诉争商标的注册明显具有恶意。
国家知识产权局、南方益利安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且有诉争商标和两引证商标档案、被诉裁定、当事人在评审阶段和诉讼中提交的证据以及原审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二审诉讼程序中,伟正公司提交了以下证据:1、南方益利安公司与深圳市伟正木制品有限公司的企业工商注册信息,用以证明上述公司曾属于同一投资人;2、民政部在网上公布的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名单,该名单载有中国中轻产品质量保障中心,用于证明诉争商标所获荣誉属于虚假事实。国家知识产权局认可上述证据,南方益利安公司认为上述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不予评述,但未进一步提交反驳证据。
另查,根据中央机构改革部署,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相关职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统一行使。
此外,本院作出的(2016)京行终2971号生效判决,认定深圳市伟正木制品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27日注册的第10684439号“深正伟业”商标与伟正公司的在先“伟业”商标构成使用在第19类的木地板等商品上的近似商标,第10684439号“深正伟业”商标应予无效宣告。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判决文书、有关文件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
2001年商标法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商标近似,是指商标的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存在某种特定联系。判断两商标是否近似,应当按照相关公众对商标的一般识别和对文字、图形等商标组成部分的理解进行,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商标申请注册意图、商标使用情况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
本案中,南方益利安公司在原审及二审程序中均对诉争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分别与引证商标一、二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不持异议,本院经审查予以确认。诉争商标系中文商标“深辉伟业”,整体以普通印刷字体形式表现。诉争商标完整包含引证商标一、二显著部分“伟业”。本案中,判断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是否构成近似商标,应考虑以下因素:
一、与在先关联案件司法裁量标准的一致性。诉争商标与本院作出的(2016)京行终2971号生效判决所涉第10684439号“深正伟业”商标均为四字结构,一字之差、两商同一年申请、主体关联(两商标的申请人系同一投资人),均核定使用在第19类的木地板等商品上,在无新的事实和理由的情况下,对诉争商标的注册审查应当充分考虑该关联案件的司法认定。
二、原审法院认定诉争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证据主要是,诉争商标于2018年获评中国中轻产品质量保障中心“中国著名品牌”和“中国3.15诚信企业”等荣誉,二审程序中伟正公司已提交证据证明出具上述荣誉的中国中轻产品质量保障中心涉嫌非法社会组织,南方益利安公司对此并未提交相反证据,仅以该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作为抗辩事由不能成立。
三、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时,各引证商标已有一定知名度。南方益利安公司与伟正公司作为同省同行经营者,对引证商标应为知晓,仍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注册诉争商标,该行为难谓正当。
四、原审法院未考虑引证商标一、二知名度,单方考虑诉争商标使用情况,与无效宣告案件司法审查制度不符。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引证商标一、二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经使用具有一定知名度。诉争商标的使用行为不足以形成与各引证商标相区分的市场格局。
因此,诉争商标若与引证商标一、二共同使用于市场,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时,不易将二者区分,容易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故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分别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审判决相关认定不当,应予纠正。伟正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伟正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7)京73行初538号行政判决书;
二、驳回深圳市南方益利安阻燃消防材料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深圳市南方益利安阻燃消防材料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深圳市南方益利安阻燃消防材料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孔庆兵
审 判 员 吴 斌
审 判 员 王东勇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三日
法官助理 赵青媛
书 记 员 赵静怡


  来源:未知